-我的七年之痒,别定义我为弃将-

“我的七年之痒,别定义我为弃将”代宝珍是武汉体育学院的皮划艇教练。小时分,代怀博常常跟着父亲来到东湖边上,那是武体皮划艇的练习基地。有一次,代父指着东湖边的荣誉墙,对着代怀博说,“上面有张相片是你妈年青时分的相片,拿过奥运亚军。”那是代怀博第一次认识到体育世家的概念。代怀博的母亲张香

Read More →